当地时间5月24日,蔡英文扬言一旦北京通过“港版国安法”,将考虑停止《香港澳门关系条例》适用。对此,陆委会前政策幕僚施威全表示,中共的“港版国安法”,层次只是治理的法制法,不涉及一国两制变成一国一制,或要与美国对抗的战略层次,蔡英文刻意捧高这部国安法的作用,是在进行大内宣的炒作。

施威全认为,蔡英文应不会中共的“港版国安法”会带来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因此,蔡政府的这些表态,只是在消费这个议题。(施威全供图)

根据台媒《联合报》报道,马英九任内两岸关系幕僚、现为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财政组顾问的施威全表示,这部“港版国安法”是中共对于治理香港在法律与制度上的部署,完全不涉及两制是否要变成一制这种战略层次的改变,更不是若干人士所说的美中将进行对决的国际形势的重大变动,实际上只是一个历经20年却迄今无法解决的老问题,也就是《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延续。

至于北京为什么一定要选在此时修法?施威全表示,就是为了达到对内与对外两个方面的控管:对内要控管香港内部的反修例示威,以及即将面临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对外则是要控管外部势力对反送中的支持,目的是“控管冲突”而不是“制造冲突”。

话锋一转,施威全认为,此刻蔡英文高调地将“港版国安法”的重要性,吹捧到不符比例的高度,目的就是要拿着香港问题进行一次大内宣,以蔡英文的国安团队的能力,应不会真的以为中共的“港版国安法”会带来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因此,蔡政府的这些表态,只是在消费这个议题。就是在两岸的言语交锋上多一些说词,多一些可以言词交锋的材料而已,绝对到不了要修《香港澳门关系条例》的地步。

事实上,在马时期,台港有相互设立了“台港经济文化合作策进会”与“港台经济文化合作协进会”,成为有史以来台港之间相互之间的准官方对话平台,而陆委会驻港机构也正名为“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但是这个平台自蔡英文上台后即告失效。

而“港版国安法”立法完成是否也将危及陆委会在香港派驻单位的工作?施威全说,马时代,他曾与大陆方面沟通过此一问题,对方当时定调我驻港机构的实质功能已获提升,相关工作人员也获得一些礼遇,对方不否认驻港机构具有官方性质,但要求我方不要对此过度强调,这是当时的默契。至于“港版国安法”立法是否危及驻港单位运作,他说,中共如要驻港单位不能运作,根本不需要动用“港版国安法”,只要不跟它往来就可以了,就像蔡政府要派往香港的驻港处长,已经数年都无法取得工作签证赴任。

此外,施威全以务实地角度表示,“港版国安法”凸显出北京与香港人心的距离,也将因此让北京与台湾人民的距离更为遥远,这些都是北京必须要面对的后果。但对于蔡政府而言,与其高唱停止《香港澳门关系条例》,不如藉此机会想办吸引香港的金融人才到台湾工作。台湾的金融仍停留在石器时代,竟还侈言要进行金融科技创新,真要此一政策意向,就应全力延揽香港金融人才来台工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