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全国人大近日突如其来审议将中国国家安全法在港实施,一石激起千尺浪,引发全球关注,并冲击香港金融市场。当前,香港市民和外国投资者最迫切关注的问题是,港区国安法在香港实施,令国际政治风波变数增加,会否冲击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对此,下文将从股市、楼市、汇市、中美关系走向四个方面来研判。

首先,大家知道港区国安法针对的是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主义活动和外部势力干预四类行为,并将以基本法附件三形式在香港落实,毋须香港本地立法。而全国人大在此时审议港区国安法,这一时机选择至少有三重深意。

一者,从香港内部来看,自去年6月开始爆发反修例风暴,暴力示威乃至港独情绪滋生,令香港订立国安法势在必行。由于香港的社会民意已两极化,且各类立场难以调和的“问题”人群涌现(具体可参考拙作《透视香港的“问题”人群》 ),显然建制派难以在今年9月立法会选举中获得2/3议席,换言之,“23条”在香港本地立法机会渺茫,中国政府不得不出手化解国家安全风险。

二者,外围环境来看,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绝大多数西方国家忙于抗疫和重建经济,无暇且无力过度插手干预中国内政问题,为港区国安法的立法腾出一个压力较少的“窗口”。

三者,中美贸易战未平息,中美金融战又硝烟弥漫,战火随时烧到作为中国对外金融窗口的香港。中国政府加快为香港订立国安法,既有保障香港政局稳定,保持香港金融系统运作的迫切性,同时也有保护中国的国家金融安全的必要性。

然而,中国政府眼中好时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看来可能也是好时机。特朗普此刻正由于疫情处理手法在国内备受责难,不利今年11月总统连任选情,中国此举无疑是间接送上一个助他转移国内民众视线的上佳理由。特朗普料将以港区国安法为由,炒作中国议题,大打香港牌,牵制中国,甚至藉此呼吁在港西方企业搬资回朝,加大“去中国化”力度,展示自己敢于向中国说不,以增加连任的胜算。

因此,作为中美之间的“磨心”,被动身陷国际政治风波的香港,未来一段时期料如怒海孤舟,动荡难安。不过,笔者同时也认为,香港过去数十年曾历经风雨,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相当坚韧,也绝对不会一击即垮。

在股市方面,历史上著名的港股危机包括1987年股灾致使联交所停市4天、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2000年科网泡沫爆破、2007年次按风暴引发的2008年金融海啸、2015年的“811汇改”令港股大挫等。其中,香港回归中国之前的两次大股灾最为惊心动魄:由1970年代石油危机触发的港股股灾,令恒生指数从1973年的1774点高位,逐级累泻至1974年于150点始见底,跌幅一度超过90%。恒生指数跌幅超过50%的另一次股灾,则发生在1981年至1984年期间。当时中英就香港主权问题进行角力触发香港信心危机,一度引发资金外流。恒生指数由1981年7月最高的1810点跌至1982年12月的676点,累跌接近63%,也极为震撼,直至1984年12月中英达成共识正式签署《中英联合声明》,恒指才开始反弹,并很快升破1200点关口。

新闻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