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国总统里根(中)。里根任美国总统时,以817公报换取中方对和平解决两岸问题的承诺,但同时也留了一手,美国对台军售的质量决定于中方的威胁。 (AFP)

台外交部5月26日公布1982年时任美国总统的里根(Ronald Reagan)签署备忘录,告知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舒兹(George Shultz)、国防部长温伯格(Caspar Weinberger),美国签署817公报的前提条件是“中共必须以和平手段解决两岸歧异”,中方承诺此前提条件后,美方才答应签署817公报,逐年对台减少军售。

事实上,美方在817公报上留了一手,以备未来的美国总统“弹性”使用,即“对台的军售数量跟质量完全根据中共所构成的威胁之上”,反面解释美方对台军售是否递减,建立在“中共的威胁”,如美国政府判断中国大陆对台威胁不仅未减、甚至增加,美国则无必要依据817公报履行对中国承诺。817公报的这句前提,给了美国政府相当大的解释空间,可供美国利用两岸关系,调和中美关系,用以“玩弄”的依据。

然而,现实的情况如若是台湾“主动”成为台海的不安定因子,美国政府又应如何依据里根备忘录所言以及817公报处理两岸问题?里根备忘录的内容是依据中国对台的所为,决定对台军售的质与量,假如台湾内部发生试图片面改变“现状”的事情,譬如公投独立、蔡英文单方面宣布“台独”,又或是进行实质的“法理台独”,种种可能引发台海危机,或进一步引发台海战争的作为,基于美国对台军售是强化“自我防卫”能力,并以中共威胁作为前提,倘由台湾自己发起挑衅、引发战争,美国对台军售还会有正当性吗?

根据日前美国发布“美国对中国战略方针”报告,结合解密里根备忘录,恰好逢迎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近期大力“反中”,迫使台湾成为美国的抗中第一线,而美国本身则又于各个国际场域大玩两面手法,事情做的够狠却不做绝。

美国政府的政治作为向来考虑“人、事、时、地、物”。人的方面,尽管蔡英文仍寄望两岸保有弹性空间,但在国际情势的压力下,亲美可能是蔡英文眼下唯一的选择;事的方面,台湾在参与世界卫生大会(WHA)的动员上,欠了美国一份人情,这“人情”肯定是拿台湾未来某些政治议题站队美国换来的;时的方面,美国特朗普适逢选举,操作美国国内反中情绪,“中国因素”、“中国威胁”必然是其竞选连任的筹码,当台湾成为美国马前卒、站上反中第一线,特朗普再可顺势操作台湾如何受中共欺凌的“可怜形象”,加深中方“可恶模样”的负面形象;地的方面,不限于地理因素,而是在美、中、台三方之间,美方如何运用台湾,牵制中国且可趁机号召欧洲国家站上抗中“第二线”;至于物的方面,至少今(2020)年年底美国选举结束前,特朗普在蔡英文5月20日就职谈话当天对台军售,送给中国一份“打脸”817公报的“大礼”,目的还是选举考虑,旨在取得美国总统选举的胜利。

蔡英文自2020年初,表面上看起来顺风顺水,台海实则在美国的操弄下暗潮汹涌。 (台湾总统府供图)

综观从2020年初至今,美国政府的一系列作为不无可能是有目的的借台海议题兴风作浪,而美国售台军武亦早已不是《台湾关系法》所载的“防卫性武器”,近期特朗普政府批准售台MK48鱼雷,这本身就已是“攻击性武器”,F-16战机也早已具备越台海作战的能力,美国一方面将“中共的威胁”当作判断标准,另一方面却说不清何为攻击性、防卫性,自顾强化台湾的“攻击能力”,美国政府今朝的举措对于台海和平算不算挑衅?美国台面上下的言行恐怕才是迫使台湾成为和平不稳因子的原因,里根备忘录的前提在美国政府动机可议的举措下已是若有似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