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一万步说,就算中国政府提供的数据是真的,中国取得了“成功”,那又如何?中国模式优于民主?哪一个西方国家愿意要这种“成功”?为了掩盖疫情,把吹哨人、批评者全抓起来?严控媒体,把外国记者赶走?随意抓捕和关押不戴口罩的人?强制那些在外隔离的人交“隔离费”?为NGO参与抗疫制造层层阻碍?不让某个省份(湖北)入住酒店?把住在中国的一些非洲人从酒店赶出去,强迫他们住在街上?强令企业复工?借全民防疫的机会强化高科技极权主义如健康码、警用无人机和人脸识别)?
影响瘟疫的有多元因素,治理能力之外还有经济、科学、文化、生活习惯等。美国应对瘟疫出现很多问题,比如在疫情初期检测力度不够、政府的应对不够及时、没有更早停飞中国航线、医疗资源供应短缺、一些州对保持社交距离缺乏重视。但中国政府采取的一些似乎比西方“更有效”的手段,是西方国家绝对不敢想象,也绝对不被允许的。他们不可能像共产党那样搞党国一体、肆意侵犯基本人权。比如,关押乃至公开羞辱不戴口罩的人,以传播谣言为借口任意关押网民,或者给每一个人配上可以影响工作或出行、政府随时检查的健康码
宣传横幅提醒每个人遵守规则:“‘绿码’凭证通行,‘红黄’立即报告。”
宣传横幅提醒每个人遵守规则:“‘绿码’凭证通行,‘红黄’立即报告。” Paul Mozur

特朗普做不到像习近平一样牢牢控制所有媒体,并随意把不听话的记者、作家封口甚至关进监狱。中国和美国等西方国家在政治上最根本的不同,乃是合法性问题:权力是否来自人民和为了人民?这道理虽然浅显,却最容易被忘记。从未在专制体制下生活过的人们很容易认为,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既然都叫“政府”,那自然可以用美国政府的来源、性质、目标和运行原则来推论中国政府。这就错得离谱了。很多有毒的比较就是打这儿来的。

人们曾想像,东西方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在高歌猛进的全球化浪潮的推动之下,必会彼此走进,并最终合体。当然,在人们的想像中,两国的最终合体,其实是中国走向美国,先是市场化、WTO、互联网,然后是中产阶级、麦当劳和好莱坞,然后是民主和法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但几十年过去了,中国离民主更远了,它的人权状况和自由度是全球最差的国家之一。中国没有走向美国,很多国家却走向中国。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中国制造”遍布世界。中国被一次又一次选进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国人担任联合国好几个机构的重要负责人。为了进入中国,西方公司、好莱坞纷纷进行自我审查;思科(Cisco)等高科技公司帮助中国政府建立了互联网防火墙;或提供DNA、人脸识别等技术,强化中国的监控体系
3月,美国纽约市曼哈顿,新冠疫情暴发后,工人从时报广场清除桌椅。
3月,美国纽约市曼哈顿,新冠疫情暴发后,工人从时报广场清除桌椅。 Carlo Allegri/Reuters
我在中国因争取自由而几次失去自由,被迫来到美国。但在美国的一些经历让我非常迷惑。为了不惹怒中国,据我当时了解的情况,美国律师协会拒绝出版他们本来请我写的关于中国人权运动的书。哈佛大学取消了一场预定好的我和陈光诚的演讲,因为校长刚刚见完习近平。在美国的中国学生不敢听我的演讲或选我的课。特朗普不掩饰对媒体的厌恶,以及对独裁者习近平的羡慕和称赞。

如果美国变得越来越像中国,那么在中国和其他暴政下为自由而战的人将感到羞辱。这些年来,特朗普总统的一些做法让人担忧美国的自由民主体制,但各行各业的人们仍在努力阻止任何破坏美国根基的企图。世界各国正在艰难地抗击疫情,过去的几个月里,中美两国各自的错误做法也应该让人们吸取教训。不能压制言论、不能使世卫组织受到专制政府的侵蚀、不能以防疫为借口肆意侵犯人权、不能藐视科学。如果似是而非的中美比较像病毒一样传播,那我们就看不清真正的教训是什么,甚至把毒药当做药方。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