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扬言就“港版国安法”制裁中国,美国多个企业团体呼吁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不要急于做出回应,称伤害香港的特殊地位将是一个“严重错误”。

一些香港民众连日抗议“港版国安法”,香港街头5月27日再次发生警民冲突,请点击放大观看:

制裁措施箭在弦上

据英国路透社5月27日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27日发表声明,宣布国务院认定香港已不再具有高度自治,无依据继续享有美国之前一直给予香港的法律待遇。

蓬佩奥说,他27日已向国会证明,根据美国法律,香港不应再享有与1997年7月前英国法律适用时同等的特殊待遇。

蓬佩奥表示,中国从根本上破坏了香港的自治,他因而无法支持香港再享有与1997年前同等的特殊贸易地位。

美国国务院主管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对记者表示,虽然蓬佩奥并未在声明中给出建议,但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很多可能的回应选项,包括签证和经济制裁。

知情人士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暂停美国对香港输美产品的特惠关税税率。

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称,特朗普还可能选择对参与执行新法案相关的中国官员、政府实体和企业实施有针对性的制裁。

抗议活动导致香港街头5月24日再现暴力一幕,请点击放大观看:

“严重错误”

美国多个企业团体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不要急于对中国推进“港版国安法”做出回应,并警告若美国取消给予香港的特殊待遇,将伤害香港及香港人民。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会长艾伦(Craig Allen)表示,“中国尚未发布这项法律的文本,文字最重要”,“委员会希望各方缓和局势,维持香港的‘一国两制’模式,它在过去许多年来对所有人有很有帮助。”

美国商会(The U.S. Chamber of Commerce)26日强调,伤害香港的特殊地位将是一个“严重错误”。

华盛顿智库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高级顾问兼中国问题专家肯尼迪(Scott Kennedy)认为,蓬佩奥的表态为采取缓慢行动留出了空间,匆忙行动可能为香港带来痛苦,并浪费美国与中国政府打交道的筹码。

肯尼迪说,美国这项宣示“为即将发生的重大变化开启了大门,但他们还未走过这个门”,“这可能令市场坐立不安,并令(企业界)高管考虑B计划和C计划,但并不一定会马上迁走。”

香港《明报》28日报道,香港中文大学刘佐德全球经济及金融研究所常务所长庄太量认为,目前美国有逾千家公司在香港经营,美国政府较难迫使美企撤资;同时美国作为香港第二大贸易伙伴,在香港赚取贸易顺差,若美国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也会对美国造成经济损失。

政治动机?

据香港电台28日报道,香港经济学者关焯照认为,美国此次对“港版国安法”的推出反应迅速,是要表明有实际行动,但“不保证”的说法仍留有空间,并未直接宣布取消香港特殊地位,预料会像中美贸易战一样,中美之间有一轮“拳来脚往”,对市场造成震荡。

关焯照认为,美国一旦落实取消香港特殊地位,香港会被视为一般内地城市,将失去独立关税区地位,对内地及香港的经济影响很大。

对于有分析指出,美国取消香港特殊地位,会影响自己的经济。关焯照认为,美国若果真采取此项措施是政治选择,美国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已造成超过10万人死亡,经济停摆,损失达数万亿美元,推出响应“港区国安法”的行动,相对来说影响还算少。

他分析称,今年是美国大选年,特朗普希望凭借针对中国与“港版国安法”的行动,转移政治对手与选民对疫情的视线。

对于蓬佩奥的表态,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重申中国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之前的立场,称“港版国安法”不影响香港的高度自治。

中国驻美大使馆称,“至于外国干预香港事务,我们将采取必要的应对举措。”

针对美国扬言针对“港版国安法”对中国进行制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5月2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重申,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是直辖于中国中央人民政府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立法的问题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预。

赵立坚强调,中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香港事务的决心坚定不移。如果有人要执意损害中方利益,中方必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予以坚决回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