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起飞的第二班滞留湖北台人“类包机”,已于当地时间3月30日晚间21时许在台湾桃园机场降落。此次原预计载回217位台人,然因其中3人“大陆居民往来台湾通行证”(大通证)过期等因素无法登机,仅有214人搭机返台。加上3月29日第一班“类包机”,共计有367名台人返台。目前仍有约500位台人滞留湖北。

第二班“类包机”于当地时间3月30日晚间抵台,共载回214位台人。图为第一班包机抵台后,台人接受检疫。(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综合台湾《联合报》等媒体报道,继第一班“类包机”后,北京时间3月30日晚间,华航第二班“类班机”从上海起飞返台。前一日因“大通证”过期未能搭上第一班“类包机”的柯姓陆配,经华航协助联系上海市台办后,已于3月30日上午在上海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取得“大通证”单次签注,顺利搭上第二班“类包机”。

第二班“类班机”原本预定搭载217位滞留湖北台人,不料又有李姓和杨姓两名陆配因“大通证”过期,无法登机,且两人都有孩童随行。其中,李姓陆配8岁女儿因拥有“中华民国护照”及台胞证,因此在友人陪同下,先搭机返台。另一名杨姓陆配则因女儿只有3岁,与其暂留上海。

据悉,第一批包机于2月3日由大陆东航载回247人,第二批包机则在3月10日由台湾华航及东航各一班包机载回361人。而3月29日及3月30日的华航两班“类包机”,共搭载367人返台。目前仍有约500台人滞留湖北,其中大部份在尚未解封的武汉。

另一方面,台陆委会主委陈明通于当地时间3月30日表示,“武汉包机”与上海“类包机”不同,后者是两岸固定航班,性质不一样。仅管武汉官方宣布将在4月8日解封,但仍存在变数,因此针对后续协助滞留台人返台的包机,仍在协商中。

此外,针对外界认为台湾对大陆疫情缺乏善意,陈明通表示,其实在2月3日第一批武汉包机抵台时,台政府曾在库存足够考虑下,准备1万份防护衣,希望透过东航捐给大陆防疫。“但东航当时认为作业不及,没有收下。”“后续两岸包机协商事宜繁多,台湾也就没再提及。”

陈时中在湖北宣布将“解封”时曾表示,当地台人可比照海外其他地区台人返乡标准。但专业意见被“国家角度”覆盖。(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平心而论,367位滞留湖北台人能够平安返乡,值得肯定。但此次“类包机”也验证出民进党政府“政治先于人道”的事实。

首先,在大陆宣布湖北将“解封”当下,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说,既已解封,就无继续“注记”需要,当地台人可比照其他地区台人返乡。但隔日就转弯,不取消注记、提出“类包机”,称是台行政院基于“国家角度”的安排。

其次是民进党政府此前多次强调“弱势优先”,这次却放弃加速第三批武汉包机的两岸协商,选择单方面在千里之外开一扇“窄门”,让包括老弱妇孺在内的数百台人冒着风雨,颠簸十几个小时奔赴上海。其三,台湾此前限制陆生等返台,常强调要“减少移动风险”,这次却对数百台人的风险“视而不见”。

必须强调,现代民主政府的权力基础应是人民,政府应有保障人民生命财产与自由的责任,且不应以多数人牺牲少数。当前,民进党政府不断高举“国家角度”大旗,“人民角度”被迫闭口不语,但这对台湾人民的未来真的有利吗?值得深思。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