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有句谚语:“不要拦下别人的驴”,意在劝人不要多管闲事;然而综观整段阿富汗近代史,其骨皮皆烙满列强干预的印记。这些列强满怀雄心而来,意欲改变阿富汗的政治图景,却都躲不过帝国坟场的诅咒,纷纷陷入进退不得的内战泥淖,最后只好认赔杀出。如此窘境,前有英国与苏联涉足,今则有美国挣扎其中。

自70年代以来,美国在阿富汗扶植圣战势力,促成塔利班的崛起,以及极端势力扩散;911事件后双方交恶,美军也于当年入侵阿富汗,双方缠斗19年,却都没能消灭对方。随着特朗普(Donald Trump)近来抛出签署和平协议的计划,这段尘封的往事也逐渐浮上台面。

特朗普近来提出要与塔利班签订和平协议,引发讨论。图为其在2019年感恩节突访驻阿富汗美军基地之景。(AP)

美国何以介入阿富汗

说到美国对阿富汗的执着,还得从冷战的对峙谈起。当年美苏竞扩势力范围,美国为防堵共产势力进入南亚与波斯湾,遂择定阿富汗做为反共前线,不仅总统艾森豪威尔威尔(Dwight David Eisenhowe)亲自于1959年12月飞到此处,进行国事访问;美国政府也启动了金援计划-从1950年代至1979年苏联入侵为止,美国共对阿富汗政府提供超过5亿美元的贷款、赠款与农产品,用以协助当地发展,提升治理能力。

然而当时的中亚还算苏联后花园,美国如此大动作介入,自会令苏联芒刺在背,转而强化反击力道。于是在1965年,苏联于阿富汗成立阿富汗人民民主党(PDPA),并策动其于1978年发动萨乌尔革命(Saur Revolution),成立社会主义政权,改国号为阿富汗民主共和国。然而,苏联对于遥控傀儡政权还是不安心,干脆直接在1979年把坦克开到首都喀布尔(Kabul)街头,正式入侵阿富汗。

苏联入侵,大为影响阿富汗的近代史走向。图中的阿富汗男孩正从苏联时代的坦克残骸上跃下。(Reuters)

事情发展至今,美国此前的投资可谓尽皆东流。但其不愿放弃,于是也同苏联有样学样,在当地扶植代理势力。然而这次,美国看上了一种极为特殊的群体-反叛的伊斯兰圣战者组织。当年苏联在阿富汗主打共产主义,也推行世俗化教育与土改,导致许多宗教领袖瞬间没了话语权及土地;此外新上任的社会主义当局领导人为稳下时局动荡,遂开始对前朝遗老进行大清洗,当中自然包含许多保守派宗教领袖。新仇旧恨加起来,逼出一群誓言与苏联不共戴天的宗教民兵,正好给了美国见缝插针的机会。

于是自1979年始,美国中情局便启用飓风行动(Operation Cyclone),资助当地圣战士,以扰乱苏联统治。其先是在1979年投入了69万美元,又在1980年代追加至每年3000万美元,更在1987年将金额提高至每年6.3亿美元。最后苏联于1989年狼狈撤军,阿富汗爆发内战,美国仍持续金援圣战士至1992年,可谓中情局有史以来时间最长、资金最多的秘密计划。

然而这份计划光凭美国也无法成事。所谓冷战,并非只是美苏对峙,还有盟友的选边与效忠。飓风行动中,美国出了大部分的金钱经费,也规划了整体的训练教程、宗教教材及作战计划,但真正执行作战训练的却是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一来巴基斯坦与美交好,二来其也不愿苏联势力南侵,故而提供场地与专业训练人员。自1979至1992年,巴基斯坦共培训超过10万名圣战士,成员中既有阿富汗人,也包含不少阿拉伯人与巴基斯坦人,其正好透过松散的巴阿边境管制,源源不绝地涌向中亚战场。

除巴基斯坦外,其他国家也身涉其中。身怀石油巨款的沙特慷慨解囊,投注了不少资金;英国的秘密情报局(M16)也协助派遣特种部队的军训教官;中国则因中苏交恶之故,选择站到了美国这边,透过新疆向阿富汗输出军火与乌兹别克族的战斗人员,以换取美国的新式军火,好抵御苏联势力。

然而这项计划最终虽赶走苏联,却为阿富汗留下永久的后遗症-伊斯兰极端势力坐大,最后间接导致塔利班崛起;而这些过程中受美动员的“盟友们”,唯有英国遥居海外不受影响,其他例如沙特、巴基斯坦乃至中国,皆在一定程度上受极端伊斯兰势力反嗜,形成内政与外交上的宗教治理危机。而美国自己,则在与塔利班的缠斗中,深陷战事泥淖而不可自拔。

既是恩人也是仇人

1989年苏联自阿富汗撤军后,各地军阀群起围攻中央,导致社会主义政权在1992年垮台。然而和平却没有到来,军阀们虽组成联合政府,却内部派系纠纷不断,结果最后反把大好江山拱手送塔利班。

而说起塔利班,真可谓由美国一手催生。1994年,在阿富汗东南部的坎大哈省(Kandahar),有位出自霍塔克(Hotak)部落的底层普什图人-奥马尔(Mohammed Omar),其对于苏联撤出后的军阀乱政、政治腐败、世俗统治大感不满,遂凭自己身为宗教学者的号召力,创立了宗教武装集团。结果短短几个月内,便吸引到上万名难民与圣战士加入,其核心干部皆曾参与美国飓风行动,自然将当年在巴基斯坦受训那套移植进来。这对草创的塔利班而言,简直如鱼得水。

举例来说,当年塔利班用以培训儿童的暴力教科书,便是美国之前送至巴基斯坦的教材,书中尽是拣选过的好战伊斯兰教义、圣战思想、武器使用说明与士兵图像,意在培养孩童的反苏联、反现代化意识形态。在军事优势与意识形态双边加持下,塔利班逐渐由一盘散沙,脱变为一支令人闻风色变的劲旅。

其于1994年建立组织,却已在1995年就占领阿富汗31省中的16省,更于1996年攻入喀布尔,宣告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原先的中央政府则被驱赶至东北,组成所谓军阀们的“北方联盟”。但即便仅剩弹丸之地,军阀们仍不愿枪口对外,而是继续内斗,结果就是塔利班几乎并吞了90%的阿富汗。

在此期间,国际虽承认羸弱的北方联盟为唯一合法政府,但塔利班无疑是阿富汗的实质统治者,其于各地实施极为严厉的伊斯兰法,要求妇女穿戴全罩式蒙面罩袍(Burqa),并极力打压女权、禁止妇女接受教育。除此之外,由于塔利班成员多为普什图人,故其执政后屡屡迫害诸如乌兹别克、哈札拉人等少数民族,更下令炸毁巴米扬大佛,种种反人道、反文化的行径,实令国际反感至极。

两名阿富汗妇女,图右为塔利班统治时强制所有妇女穿戴的Burqa装束。(AFP)

然而美国对此反而睁只眼闭只眼,原因在于,其选择了双边押宝,既支持军阀、又因害怕军阀坐大失控而暗助塔利班,双方的暧昧关系总共持续5年,这才有了一面倒地翻转。2011年,美国遭受911恐怖攻击,布什政府以塔利班窝藏元凶本拉登(Osama bin Laden)为由,率军进攻阿富汗。虽说其成功推翻塔利班政权,并扶植了新过渡政府,却也从此驻军阿富汗,步上当年的苏联后尘,镇日与圣战势力交火,造成无数军民伤亡。

美国驻军阿富汗19年,并屡屡同塔利班交火,引发无数军民伤亡,图为驻阿富汗美军遗体返国之景。(AP)

对塔利班而言,美国既是促其崛起的恩人,也是将其拉下神坛的仇人。如今其虽退守至阿富汗南部,却仍统治全国4%的领土,行动力更扩及其余66%的区域。在如今阿富汗的3000万人口中,就有高达1500万的人口是生活在受塔利班定期恐攻的区域中。倘若此次美塔真能签成和平协议,美国成功撤军,仅凭现今羸弱的中央政府,恐怕很难遏止塔利班的再起。

底层失语的悲哀

阿富汗的悲剧在于,地缘战略位置注定此处将不断易主,但底层人民的民族、信仰、意识形态、经济利益、苦难意识分野却过于驳杂,导致任何崛起的内外势力都难以代表整体,故而总有一群人,要被迫当成为失语的一块。

以塔利班为例,除了圣战思想外,其也代表一定程度的民族主义与阶级要求。阿富汗是个多民族国家,普什图人虽占了38%-42%的人口多数,却算不上具政经优势的主体民族,坎大哈省当地又多为贫穷的普什图部落。而在当年军阀混战的乱局下,早期的坎大哈刚好没有任何代表性武装,因此只能被各路军阀轮流劫掠,处境艰辛;故以普什图为多数的塔利班宣布起事后,当地人多视其为揭竿英雄,拯万民于水火。

因战乱而流离失所的阿富汗普什图难民。(AP)

此外塔利班的统治虽残酷,但其严刑峻法也确实阻绝了某些陋习。例如阿富汗的军阀、财主普遍有强迫弱势男孩成为性奴隶的娈童(Bacha Bazi)传统;而塔利班强力取缔此事,自然受到许多底层人民拥戴。然而其对女性与少数民族的残害,却又如此真实。

对阿富汗这块淌血大地而言,美国与塔利班其实扮演了类似的角色。一个是当年最现代化的国家,却为遂行自己的战略目的,而将反现代化思想灌输给阿富汗的下一代,以解放社会主义暴政为名,成为另一种形式上的压迫者,又在双方翻脸后,举兵入侵;塔利班则要求普什图民族主义、宗教复兴、反军阀暴政,虽确实解放了某些受迫群众,却也手染鲜血、屠戮无数。

如今美国萌生退意,塔利班则摩拳擦掌;但未来的阿富汗,即便少了美塔斗争,人民的失语仍要持续,苦难的日子,仍要在都市与山谷间,无尽的徘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