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台湾大选已经结束,现任总统、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以817万票,战胜现任高雄市长、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成功连任。怎么看这场选举?两岸关系将何去何从?香港社会怎么看台湾大选?台湾民主对香港发展民主有什么启发性思考?多维新闻在台湾大选结果出炉后采访了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香港中文大学荣休讲座教授刘兆佳先生,独家解读台湾大选。此为第二篇。

多维:香港社会怎么解读台湾这次大选,怎么去理解香港与台湾之间的特殊关系?

刘兆佳:香港人对台湾态度是比较复杂的。一般来说,香港人不单对中国大陆,对台湾也怀有某种优越感,不太瞧得起台湾。对台湾的民主,香港人态度也是非常复杂。当然,部分香港人特别是反对派和港独分子很羡慕台湾有自己的民主选举,也希望香港能够达到台湾民主选举的水平,毕竟现在香港还不能普选特首和普选立法会议员。

许多香港人对于台湾民主实践所取得的成绩不是太欣赏,台湾在政治上给人印象是很多冲突、很混乱、法治观念薄弱、选举手段不太干净。台湾的经济发展又不是很好,而且前景不乐观。所以从香港角度来看,对台湾态度比较复杂,既有肯定一面,也有不太欣赏的一面。具体到台湾这场选举,对不同香港人来说态度可能非常分化。如果你本来就是反华反共的香港人,当看到台湾选举结果表明大部分台湾人也跟自己一样反华反共,自然会对台湾选举有某种亲切感、认同感,对民进党得胜更有快感。除此之外,其他香港人基本不太理会台湾大选,对台湾发生的事情不是太关心,他们更关心内地的事务,以及眼下正在进行博弈的中美关系。

2020年台湾大选已经结束,蔡英文以大幅度领先的票数,赢得总统大选。(中央社)

多维:你谈到台湾民主存在很多问题,但也有香港人羡慕的一面。在今天的香港,普遍有追求民主的共识,那么从台湾民主经验来看,香港需要追求怎样的民主?

刘兆佳:香港追求民主必须根据香港具体的情况来处理,随便把一个模型套到香港并不会成功。香港实现民主肯定存在几个基本前提。第一,要承认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承认中国共产党长期在中国执政这个事实。第二,“一国两制”是香港实现民主的大框架,任何民主在香港发展不能脱离“一国两制”。第三,香港不能成为颠覆基地或渗透基地,必须兼顾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要让北京和国家有信心。如果这些条件都能达到的话,香港民主发展实现突破是有可能的。但很多反对派就是不愿意承认这些前提,希望把这些前提抛开,让香港成为独立政治实体,单纯以为把西方民主办法引进香港就可以成事,这只会导致香港跟内地、北京对抗,迟滞香港民主发展。

多维:你刚评论台湾民主时提到,台湾民主存在很多乱象。其实香港也存在这种情况,虽然香港目前的民主水平还相对有限,但一些乱象一直存在。未来香港民主如果想要实现突破的话,该怎样规避民主发展过程中的一些乱象或者问题?

刘兆佳:香港人应该建立比较团结的政治群体,在一些基本政治立场上存在起码的共识,不然任何一方取得政治权力都必然会排除甚至希望打倒另一方,背离民主政体所要求的互谅互让、尊重多元立场。香港本来有比台湾发展民主更有利的地方,港人法治观念比较强,政府贪污情况较少,比台湾廉洁,这是香港发展民主的优点。但这场修例风波过程中出现的混乱也暴露了,原来以为对香港发展民主比较有利的条件也不是那么充盈。比如,混乱中很多违法行为反映港人法治观念还不是那么稳固,不同阵营之间的尖锐对立以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极端心态,只问政治立场而不问是非对错,不尊重事实和真相等,也不利于发展民主。这种社会的包容性,对他人人权和自由的尊重都明显存在不足。这场风波暴露出香港发展民主的条件比想象中要差,也可以说妨碍了香港民主的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