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教育机构为学校提供更多一线支持;
新的领导中心和地方领导顾问为校长和学校董事会提供更多支持;
为家长和学生设立新的争端解决小组;
简化校产管理以及/或是转交教育部,节省学校董事会的时间;
学区收归地方机构管理,而非由各个学校自行管理
教育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Hon Chris Hipkins)宣布,政府对明日学校(Tomorrow’s Schools)制度所做的改革将为学校提供更多一线支持,让每个孩子都有最大的机会获得成功。

教育部长表示:“1989年的明日学校制度改革引入了当时世界上最发达的学校制度之一,当时每所学校的运作很大程度上都是彼此隔离的。

“当时的改革赋予了当地社区权力,并使过度官僚主义的制度现代化。然而随着时间流逝,这一制度导致了学校之间成果不平衡。

“这意味着某些地区的年轻人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发展机会,对毛利人、太平洋岛民以及残疾人和有额外学习需求的孩子们而言尤其构成挑战。这一点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2018年的报告中得到了反映,在38个发达国家中,新西兰在整体教育平等方面排名第33。”

部长表示:“我们今天要进行的变革并不否认以往学校所得到的领导和支持在许多方面仍然运转良好。”

“此次改革并不意味着决策过程更加集权,也不意味着扼杀表现良好的学校;而是要进行务实可行的改进,我们相信这些改进会得到广泛的支持。

“此前学校所依赖的某些支持和服务是波动的,而在学校陷入困境时尽早进行干预的能力也受到了限制。

“新改革将影响政府每年$95亿纽币的学校预算的支出方式,让所有学校都更有条件取得成功,在许多不同的级别更快地提供有针对性的支持,构建更强大的领导支持框架,实现学校之间的更多合作,并重塑各学校与教育部之间的关系。

“这一切都建立在政府计划让每个年轻人都有最好的人生起点的基础上。”

改 革 重 点

校董会

将获得更多支持和指导;
将把校产问题的责任简化或移交给教育部;
将确定实现改进所需要的培训和支持;
将建立四个平等的目标:保证学生身心安全,增强包容性,通过具体措施让《怀唐伊条约》产生实际影响,以及达到最高的教育水平
将要遵守行为准则(对董事会进行强制性培训也在考虑中);
将把学区划分交由地区或区域机构决定,而非由各个学校决定。

教育服务局(Education Service Agency)

将具有强大的本地影响力,新的决策能力和融资能力;
将建立强大而灵活的支持文化;纳入新服务项目,并将重点放在减少官僚主义和合规性要求上;
将被纳入经过重新设计的教育部,新教育部将集中提供专业知识和服务,包括新的课程设置和领导服务。

校长

将可以使用新的领导中心并获得新的地区领导顾问的支持;
将需要达到校长资格最低要求;
将得到更强有力的激励来领导表现不佳或孤立的学校走出困境。

父母和学生

将明确他们当地的学校会获得更强大的结构性支持和教育支持;
当与学校发生严重纠纷时,可以获得地区投诉与纠纷解决小组的无偿帮助;
将在学业成就之外,其福祉、身份认同、文化和语言也同样得到重视;
将在如何制定学校规则方面有更强的话语权。

部长表示:“重塑领导和支持学校的方式是政府30年教育蓝图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一改革解决了随着时间推移在行政管理、治理和管理中积累起来的限制因素、矛盾和低效,推动学校追求卓越,并为未来30年建立义务教育制度。

部长对独立工作组所给出的详细而全面的评述表示感谢,并表示政府关于教育制度改革的决策是在听取了大量来自新西兰人民的声音之后做出的。

部长说:“今天所宣布的改革是经过认真考虑的,将把当地社区的优势与更强大、更紧密联系、更少官僚主义的整体系统相结合,让新西兰的每所学校都成为好学校。” 。

新闻来源: 新西兰工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