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川西小环线,在千碉之国遇见梨花如雪的季节

Loading

这是一篇迟到小半年的游记,想了很久的 金川 ,终于在今年3月末顺利出行,刚好赶上了山花烂漫的季节,据说其花期只有不过两周时间,还好这次没有错过。

其实出发前还在担心梨花到底开没开,直到周五刷到某书上的实拍,说的周四都还只是花骨朵儿,周五一下就开了,还真应了那句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虽然 金川 的梨花可以说惊艳一整个春天,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去 金川 的原因,还在于 金川 实在有点太远,从 成都 出发,单程至少是6h+,周末两天时间太赶,三天才刚刚好。

下面是我这次的安排,大家可以作为参考。
Day️1: 成都理县马尔康 (直波碉楼)— 金川
Day2: 金川 (石达安—神仙包—喀尔乡)— 丹巴 (美人谷)
Day3: 丹巴 (中路藏寨)— 小金成都

我这次走的是 金川丹巴小金 的一个环线,以看花和藏寨、碉楼为主;也可以只玩 金川 ,加上周边的观音桥和情人海,这样人文和自然都有兼顾。

总体来说, 金川 梨花还是很值得一去,毕竟漫山遍野、充满层次的梨花,加 上高 原通透的天光与民族风情,这是在 成都 周边看花无法比拟的,那是雪域高原独有的野性与自由,花开一整个山谷,遮天蔽日的茂盛,让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梨花如雪!

这处300年历史的碉楼群,竟然是八角碉

第一天基本上是赶路的一天,还好现在从 成都马尔康 已经全程通高速,不过汶马高速也算得上是 四川 最贵的高速,没多远距离,200个大洋就没有了。中途在 理县 下高速吃午饭,说实话还没有看过 理县 这么漂亮的样子, 满城 花开得正好,也是不负春光。

马尔康金川 ,路上会经过一处国保,名为直波碉楼。上一次去 色达 的时候就曾路过这里,高大的碉楼群惊鸿一瞥,不过由于当时乘坐的是公共交通,所以遗憾错过,还好这次终于如愿。

虽然导航的是直波碉楼,但是导航却直接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名为“柯盘天街”的地方,此地位于松岗镇旁边的顶上,远远就能看见碉楼,但是一看就是新修的,并不是真正的直波碉楼。

看介绍,这个天街其实是显赫一时的松岗土司官寨遗址,距今已有800多年历史。据说当时修建的富丽堂皇,有“布达拉宫第二”之称。可惜,如此美丽、宏伟的建筑毁于一场无情的大火,现在的天街其实只是在原址上重建的一个以土司世界为噱头的景区。

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决定进去看看,结果这里因为疫情直接大门紧闭,后来好不容易沿着小路进去,还被负责看守的大爷请了出来。不过在这里终于望见了对面山上的碉楼,这才恍然 大悟 ,原来直波碉楼就在主道旁边,而不是导航的这个所谓的景区。

于是直接开车下山,绕路到对面的直波村,村子半山有个小广场,刚好可以停车。直波碉楼群,建于清乾隆年间,藏语意为“峡谷口上的官寨”,共有三碉,目前可以看见的只有南北两座碉楼,第三座已经残损。其 中南 碉就在停车位置旁边,北碉则需要沿着栈道攀爬一段山路,因为此处海拔较高,所以爬起来还是有点气喘。

直波碉楼比较特别的是,相对于大部分碉楼都是四角,它却是比较独特的八角碉楼,整体为石木结构,由下向上渐内收呈台锥形。这也难怪虽然 阿坝 州碉楼众多,唯有此处最早被列为国保。

看资料,说的其中有一座碉楼,半个多世纪来,已经倾斜2.3米,经历3次大地震而屹立不倒,被称为 中国 版的“ 比萨 斜塔”。不过现场所见的南北两碉,并没有明显的倾斜感,不知道这段资料是不是说的是已经残损的那座碉楼。

可惜的是,现在游客已经不能进入直波碉楼的内部,只能从介绍中自行想象:直波村的两座碉楼,相距50米,石块合泥砌成,内有木制楼梯,内呈圆形,外面呈八角形。

南碉内径8米,每角两测边长2.05米,墙厚0.95米,调高29米,共7层。

北碉内径8.5米,每角两测边长2.15米,调高24.7米,共6层。据传双碉内有暗道相通,碉底有井可储粮食,数月不腐。

拍照的话,如果想要把两座碉楼同时入画的话,北碉背后山上的经幡处是不错的取景位置​。

还有之前去到的柯盘天街也不错,比较出片。碉楼如果走近了拍,其实不如远观那么有气势。

花开金川,遇见漫山遍野梨花如雪

我们是第一天傍晚的时候才到的 金川 ,第一天只是粗略的玩了一下庆 宁乡 的梨花大道,第二天才去的沙耳乡和喀尔乡。下面是这次关于 金川 看梨花的一些总结,希望可以帮助到大家。

首先, 金川 城区其实是没什么梨花的,但是夜景不错,晚上可以在大 金川 两岸逛逛。

​其次,梨花的主要观赏点都集中在 金川 以北的几个乡镇,包括沙耳乡、喀尔乡和庆 宁乡 。其中,网上可以搜到的大部分 金川 照片,其实都在沙耳乡,具体而言主要有两个观景点,一个是石达安,一个是神仙包。

石达安其实是沙耳乡山上的一个村,当地叫世外梨园观景台,几乎所有的 金川 梨花宣传片都是出自于此。这个角度正好以神仙包为前景,背后是整个大 金川 河谷。

新聞來源:马蜂窝 #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