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会门票强实名之后:倒票难了 但退票也难了

Loading

演唱会宣传海报

  ■强实名下,“代抢”成为黄牛的新路数。他们实行人海战术,同时雇佣很多人,一旦开票就一拥而入;另一方面,很多黄牛还采用“技术手段”,通过外挂抢票软件,增大抢票成功的几率。拿票难度提高,售出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强实名为黄牛设置了障碍,但消费者一旦购票成功而没法去看,成本往往就很高了。社交平台上,有歌迷吐槽,提前买了演唱会的门票,因为个人原因不能到场,联系了购票平台却被告知不允许退换,也不能转赠。

  18日,周杰伦演唱会天津站门票开售,开票后30秒内即告售罄。抢票结束后,某二手平台上出现很多高价门票,甚至有黄牛将2000元的票炒至10万元。对此,不少观众呼吁抵制黄牛,而演唱会强实名的话题也再次登上热搜。

  所谓强实名,是最近演唱会较普遍采用的一种方式,即人、证、脸三合一,线上购票时,购票者需要绑定个人身份信息,入场时必须扫本人身份证和刷脸。

  据此前@大象评论发起的微博投票 “演唱会实名制是好事吗”,参与投票的7.3万网友中,超七成网友支持演唱会实名制。

  但事情总有两面性,伴随强实名制出现的“退票”难问题,也引发侵犯消费者权益的讨论。

  强实名能否对黄牛形成根本性遏制?下一步应该如何加以完善?

  强实名购票

  对付黄牛的“杀手锏”?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统计,2023年上半年,全国营业性演出(不含娱乐场所演出)场次19.33万场,同比增长400.86%;演出票房收入167.93亿元,同比增长673.49%;观众人数6223.66万人次,同比增长超10倍。

  热门歌手演唱会门票大多一经开售便迅速售空,“抢票难”成为比演唱会更热烈讨论的话题。歌迷抢不到票,黄牛却公然加价兜售。周杰伦天津演唱会的门票,票面价几百的门票,被黄牛喊价数千。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强实名作为一种被认为能有效打击黄牛的手段,逐渐被广泛采用。今年五月天鸟巢演唱会,所有对外销售的门票都须强实名购买,要求人、证、脸三合一,线上购票时,购票者需要绑定个人身份信息,入场时必须扫本人身份证和刷脸。张信哲、刘若英、梁静茹、蔡依林等多位明星的演唱会,也都实行了强实名。

  6月14日,文旅部市场管理司回复网友称,演唱会门票实名制是演出主办方为抵制黄牛采取的一项措施,对于打击捂票、囤票、炒票等违法违规行为具有积极作用,有利于维护演出票务市场秩序。强实名的推出,的确对黄牛起到了一定的遏制作用。“人、脸、证”三合一组合拳,再配合不得转赠等限制措施,黄牛再要囤票转卖的难度明显加大了。

  强实名了

  为什么还是票难买,票价贵

  有些演唱会采用了强实名,为什么大家还是觉得很难抢到票,二手平台上黄牛加价售票的情况也依然屡见不鲜?

  首先,头部歌手的演唱会票难买,还是因为想看的人太多,而门票数量有限。还是以周杰伦嘉年华巡回演唱会天津站为例,据大麦网显示,演唱会门票共有4轮抢票机会,放票近13万张,却有超520万人标记“想看”,抢到票的几率很小。

  强实名下,黄牛先抢票再转卖的路子被阻断,他们开始从其他方面想办法。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就从多名黄牛处了解到,“代抢”成为黄牛的新路数。

  相较于普通观众“拼手速”“拼运气”,黄牛抢票“专业”得多。一方面,他们实行人海战术,同时雇佣很多人,一旦开票就一拥而入;另一方面,很多黄牛还采用了“技术手段”,通过外挂抢票软件,增大抢票成功的几率。

  “我们是万人团帮抢,抢到再给全款,同时,你自己也可以抢,我们是提高成功率。”一名黄牛说,强实名后,拿票难度提高,一些热门演唱会的代抢费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对外售出的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

  强实名实行后,票源渠道收窄,拿票更难,这种情况下,只要买方有需求,黄牛就有生存空间。这也是五月天歌迷喊出“宁可鸟巢门口站,也不能让黄牛赚”的原因,“周杰伦海口演唱会,据说也是歌迷抵制,黄牛票在开唱后迅速跳水。”五月天歌迷“六六”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新的麻烦

  万一去不了,退票也难了

  记者发现,除了黄牛的高价票,歌迷还要面对强实名后新的麻烦事:退票难。

  在社交平台上,虽然大多数人对打击黄牛表示欢迎,但也能看到不少观众对强实名购票的抱怨。有歌迷称,提前买了演唱会的门票,因为个人原因不能到场,联系了购票平台却被告知不允许退换,也不能转赠。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大麦网看到,目前大部分演唱会的门票都提示不支持退换,理由为“票品为有价证券,非普通商品,其背后承载的文化服务具有时效性、稀缺性等特征,不支持退换”。

  当然,也有部分演出显示“有条件退”。如张学友广州演唱会显示,预售开启后24小时内,可以无条件办理退票;预售24小时后至对应场次演出前15天期内,如需退票将收取20%手续费;从演出前15天起,停止一切理由退票。

  此外,薛之谦的成都演唱会、鹿晗的上海演唱会,也提示为“有条件退”,即在开售后的某个时间段,可以全款退票,超过此时段,则要收取20%手续费。在演出开始前48小时,停止退票。薛之谦合肥站的演唱会是少有的显示可以转赠的演出之一,购票须知显示,支持电子票转送,限制在演出前24小时,有且仅有一次转送的机会。

  纸质票时代,消费者可以随时对门票进行转让或转赠。强实名打击了黄牛,但消费者一旦购票成功,临时想要“反悔”,成本往往就很高了。

  今年以来,包括梁静茹、刘若英的上海演唱会,任贤齐的西安演唱会,都出现了歌迷因退票难而维权的事件。有媒体报道称,大多数退票理由为生病、购票人信息填错、重复购票、工作或考试时间冲突等。此后,刘若英和梁静茹上海站演唱会主办方都发布了退票公告。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认为,强实名对于防黄牛确实有一定的作用和效果,但要以不损害消费者利益的方式去进行。一刀切不让退票,确实属于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及《民法典》的相关规定,通过格式条款限制消费者权利、加重消费者义务的行为属于无效条款。岳屾山也提到,消费者在购票后,就和演出者之间形成了演出服务合同关系。这种情况下,演唱会不开了属于违约。观看的人不去了,其实也是一种违约。如果可以随意退票的话,对于演出方确实会造成一定的损失。

  业内建议

  可借鉴航空铁路票务管理

  “购票强实名,我们举双手赞成。”操刀过谭咏麟、杨千嬅等众多明星演唱会的成都天府新区天兴优艺文化娱乐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蕾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强实名制肯定对打击黄牛有极大的作用,对花钱看演出的消费者也是一件好事。但张蕾也表示,“强实名制是没问题的,但同步的服务是否没有跟上?实行强实名的同时,也要出台一些配套的服务措施和高效的技术手段,在票务系统上进行优化,保证消费者的利益”。

  张蕾提到,强实名在火车票、飞机票上已经实行了很多年 ,这些行业每天的退票量肯定比一场演出高,那为什么没有引起市场和消费者那么大的质疑?原因就在于演出门票的系列配套、售后服务不到位,不够完备。张蕾说,演出门票强实名是最近才开始普及的,“相关方面是不是可以借鉴和学习航空、铁路部门对退票的管理?不要‘一刀切’,更不要想一蹴而就。”

  一位从事了多年演出场地运营、演出活动的王先生(化名)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主办方、场地方和观众肯定是支持强实名的。现在演出市场井喷,但也有混乱的一面,一些平台为了赚到更多钱,和黄牛勾结,加价出售门票,“市场不管理好,最终就是黄牛赚钱,买单的都是真正想消费的观众” 。

  王先生也提到,强实名的实施和普及,是整个演出产业链中一环,票务平台、场地方、主办方等等各方都需要通盘考虑。在规则的制定下同样如此,比如“不允许退票”,是不是提前告知消费者了,之后又会不会变化?如果有统一的规定,那就推行下去,而不是随时改变。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朱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强实名意味着票在二级市场上没法交易。既然没法交易,就须有一个必要的退票渠道。

  在他看来,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消费者有购票的权利,平台、卖票方、主办者要切实保障消费者退票的权利。按照商业惯例来讲,应保证开场前24小时之内可退票,可能部分平台会收取一定费用。只有退票渠道做好之后,才可以实行强实名制。

  不久前,江苏省消保委也对强实名购票进行了建议,称文体演出行业可以参考铁路售票机制,完善购票、退票等流程,完善售后服务机制,建立完善的“候补”“退票”流程,避免黄牛票在二级市场泛滥。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