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管病防治,亮点痛点并存

Loading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 王增武

近日,《中国心血管健康与疾病报告2021》(以下简称《报告》)正式发布。会上,多位专家介绍了我国心血管领域的诸多进展,同时也谈及了疾病诊疗、科研和防控领域所面临的瓶颈。

诊疗科研收获颇丰

中国原研闪亮心血管外科领域。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也称冠脉搭桥术,是目前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的主要治疗手段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院长胡盛寿介绍,2013~2016年,中国87家心脏中心实施的冠脉旁路移植手术为5.6万例,院内总体死亡率在2.1%以下,与发达国家水平相当。中国原创超声引导下先心病的介入治疗技术已在国内成为主流并走出国门。我国介入封堵手术成功率达98.4%,严重并发症发生率降至0.12%,死亡率仅0.01%,已被公认为最安全有效的先心病治疗方法。过去几年,心血管外科领域的重大突破是:治疗晚期心脏病的有效手段——人工心脏左心辅助装置,进入我国临床试验;中国原研人工心脏也相继进入临床研究和上市,走在了世界前列。

基础研究和器械研发高速发展。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葛均波在发布会上指出,国内高水平心血管基础研究正快速发展。2020~2021年,中国大陆地区以通信作者和主要作者,在国际著名期刊《循环》和《循环研究》共发表了48篇研究论文,涉及心脏和血管解剖、发育与功能、发病机制等领域。同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共批准68项医疗器械进入创新医疗器械审评通道,其中国产原创产品占85%,心血管领域的创新在我国医疗器械创新领域占主导地位。与2019年相比,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心血管器械审批方面的速度持续加快,获批创新医疗器械占比显著增加,产业化发展进入“快车道”。

防控形势仍然严峻

《报告》强调,我国虽在手术、研发等方面有不少进步,但心脑血管疾病的防治工作仍面临着巨大压力。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农村、城市心血管病分别占死因的46.74%和44.26%,相当于每5例死亡中就有2例死于心血管病,推算心血管病现患人数达3.3亿。其中,脑卒中1300万,冠心病1139万,心力衰竭890万,肺源性心脏病500万,心房颤动487万,风湿性心脏病250万,先天性心脏病200万,下肢动脉疾病4530万,高血压2.45亿。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院长王拥军教授在发布会上介绍,过去20年间,我国脑血管病死亡率逐渐上升,且农村地区死亡率明显高于城市。中国工程院院士、北部战区总医院全军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兼心内科主任韩亚玲也在会上表示,2002~2019年,我国心梗死亡率整体呈上升态势,自2005年起出现快速上升,其中农村增长了3.5倍,城市增长了2.66倍。农村地区心梗死亡率在2007、2009、2010年超过城市地区,且自2012年开始农村地区心梗死亡率明显升高,并于2013年开始持续高于城市水平。对此,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王增武表示,目前现有政策已规划出良好蓝图,难点在于落实过程中如何因地制宜,根据我国不同地域患者的不同特点,让诊疗发挥真正作用,才能将防治效益最大化。

“目前,心血管病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都有一定改善,但进步仍未达预期,还需找出问题所在,利用有效的布局和行动手段,从诊疗到康复的全流程中解决痛点。”王增武告诉《生命时报》记者,我国心血管病患者的住院次均费用正快速增长,如果算上后期的再发和康复治疗,医疗花费将是非常大的挑战。如何扩增成熟、高质、创新、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治疗手段和原研器械的研发数量,也是我国心血管病科研攻关面临的困难之一。

重心要从医院转向社区

“今年发布会的主题是坚持‘大卫生、大健康’理念,倡导心血管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王增武表示,做好心血管病的防治工作,政府、医疗和民众的作用都不可或缺,要采取“以防为主、防治结合”的国家政策,从“疾病”转向“健康”,降低社会整体维护成本、提高居民生活质量、增强人民幸福感,具体要从以下三方面出发。

做好政策转化落实。目前政策已提供了雄厚的红利,疾病防治的重点在于基层,如何将工作重心从医院转向社区是未来应努力的方向。此外,心血管病的主要危险因素与大环境、小环境都有关,从空气污染、温度、噪音等,到人们的衣食住行,涉及各行各业。仅凭医疗系统的努力不足以解决这一问题,健康良好的环境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来维护。

继续鼓励支持创新。对于基础性研究来说,发表文章的数量、器械申报的比例并不完全代表着绝对成绩,国内仍需更多具原创性的研究。技术的进步能改善防治效率和效果、降低成本,在当前环境下探索出适宜的防治理念、手段和措施才是重中之重。应针对研发困难、周期长、应用难等问题给予更多支持,加大对业务人员的培训教育,将研发成果转化到临床,激发其无穷的生命力。

充分开展健康宣教。能否做好心血管病防治工作,还取决于民众是否有较高的健康素养,在慢病防治方面强化社区管理的“首钢模式”就是最好的证明。在尊重客观规律的前提下,首先要针对居民开展健康教育,提高其对心血管病的了解。医生是“外因”,居民是“内因”,内因不努力,外因就起不到效果。让民众的自我认知和健康观从根本层面改变,成为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才能将疾病控制在发生之前,尽快遏制快速上升的态势。▲

新聞來源:生命时报